工商时报社论不合理的电信频谱使用费应检讨调整

作者: 分类: 神经科学 发布于:2019-12-09 404次浏览 20条评论

工商时报17日社论--不合理的电信频谱使用费应检讨调整,全文如下:
 
 行动通讯及宽频网路产业与电波频谱息息相关,如何有效管理频谱,使其发挥促进资讯通讯产业竞争与发展的最大效用,乃是通讯传播法重大的课题。但是现行电信法係频谱释出改採拍卖制之前的旧产物,採取命令与管制的严格立法,仅粗略规定主管机关应向无线电频率使用者收取使用费的原则,因此急需全面改革。

 然而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甫提出的电信基础设施与资源管理法草案,整体而言,仍不脱开创性不足、立法原则不明、凡事都仰赖授权通传会立法之后制定法规命令的缺点。
 
 以该草案第27条为例,仅泛称频谱使用费收取时应考量核配方式、用途、使用效益及其他公共利益等因素,并授权通传会决定收费标準时得依职权或使用者申请,审酌频率使用效益或提供不经济地区服务之成效等因素,在收费标準所定计收费用之百分之二十内加徵或减徵,连拍卖与非拍卖制频谱应区别收取频谱使用费都没有说出口。

 新政府的新任通传会主事者要在八月一日才上任,不论其对通传会年前所提通传汇流五法的看法如何,但是萧规曹随的可能性应该很低。等到其熟悉业务、进入状况重新再提出汇流通传法草案,想必最快已是一年之后。但是对于行动通讯业而言,现在就面临频谱使用费不合理进而影响产业发展的燃眉之急,需要政府立即面对因应。

 我国无线电频谱使用费一直到民国89年交通部委託学者进行研究之后才建立收费标準。不过当时我国还没导入以拍卖释出频谱的制度,因此参考最早採拍卖制度的美国C-Band频谱竞标反映的频谱价值,推估我国第二代行动通讯业务的频谱使用费,每MHz为1067.5万元。

 然而,在此公式出炉后的第二年,我国就改以拍卖方式释出第三代业务、无线宽频接取业务执照与频谱使用权,民国102年与104年释出行动宽频业务执照与频谱使用权时,继续採取竞标制。但是,频谱使用费却仍一直沿用第二代行动通讯业务之计算基準,由此衍生极大的弊端。

 首先,拍卖制释出的标的虽然包括业务执照与指配的频谱使用权,但是论其实质就只是频谱使用权,有此使用权,才可用于从事相关业务或甚至将频谱出租、转让。在拍卖制之下,频谱拍卖金一路走高,以第四代行动通讯为例,已飙涨为 1,465亿元。高昂的拍卖金已经反映频谱市场经济价值,再对于採拍卖制的频谱一律收取拍卖制之前制定的使用费,早就有「一头牛剥两层皮的问题」,只不过在以往行动通讯业务获利较高以及政府税收不足的背景下,硬是被忽略。

 其次,近十年因为智慧型手机业者分食等不利因素,我国行动电讯市场不论获利与营收均呈停滞状态,民国95年以来总营收大约在新台币2,200亿元左右浮动,但是行动通讯使用频谱至今增加为 660MHz。

 相较之下,每一MHz频谱所创造的营收价值正快速下降中,通传会仍旧依据民国89年的标準收取行动通讯频谱使用费,已经远高于频谱所反映的价值。以第四代行动通讯为例,业者除标金外还需缴纳后续17年、每年超过120亿元的频率使用费,平均下来频谱取得成本每年每MHz高达新台币3,000万元,是第三代行动通讯频谱使用费的3倍,不可不说沈重。

 近来主管机关还在规划释出2.1GHz等频谱,预计2020年前后将以拍卖制释出共约1,145MHz频谱,业者届时又要竞标金与频谱使用费两头缴,势必将排挤其对网路建设的资金投入,不利技术与服务的创新,使行动通讯业传统产业化,将影直接响消费者的福利。

 拍卖制释出频谱的使用费该如何收取?答案很简单,回归规费法使用规费的原则即可,也就是以主管机关管理频谱的行政成本收取,美国、德国及英国等国莫不是如此。事实上通传会在不修法的情形下,只需修订无线电频率使用费收费标準,就可以解决此一问题。新旧政府都不应推卸改善此项不当收费的责任。

<<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