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成半澳门人有高血压 大中华区不跟随新定义

作者: 分类: 申博篮球 发布于:2020-01-03 418次浏览 35条评论

美国心脏协会(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,AHA)与美国心脏学学院(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,ACC)于发布有关高血压的最新治疗指引,重新定义血压达130mmHg/80mmHg以上即为第一期高血压,140mmHg/90mmHg则属第二期高血压。这是美国医学界自2003年以来,首度更新有关血压检测与治疗的指引,但大中华的医学界表示,此更改未必适用于华人,反而有可能令华人患者增加併发症风险。  大中华地区专家商讨新方向  今日,澳门高血压联盟、中国高血压联盟、广东省高血压专委会、澳门介入心血管病学会、中国心力衰竭学会、澳门儿科学会、澳门执业西医公会、台湾高血压学会理事长、香港心脏学会、香港结构性心脏病学会、天津高血压病学会、广东省介入性心脏病学会、广东省中西医结合学会的专家结集本澳,进行研讨。  此外,澳门立法会议员陈亦立医生、澳门中联办宣文部邵彬部长、澳门妇联胡婉萍董事长、澳门医务联会总会会长罗肖金会长和黄骏杰理事长、澳门内科专科学会会长林如波医生、中国365心血管网总监韩云先生、前澳门立法会副主席林香生先生,前澳门科技基金会主席唐志坚先生等,亦有出席担任会议嘉宾。  本澳中年人士高血压近四成  澳门高血压联盟冯秀华医生分享本澳最新数据指出,44岁以下成年人的高血压率为11%,但45岁至64岁的则高达39%,65岁以上更达75%以上,平均则为34%,十分惊人,「相较于邻近的广东省只有25%,澳门的数字实在高出很多,相信跟澳人饮食西化、多在赌场工作、寿命较长有关。」  根据指引所指,过去多年来的统计研究发现,高血压是全球最多造成死亡及残障的原因,而高血压是继吸烟之后第二个可以减低死亡的风险因素。在心血管疾病的风险因素中,高血压比其他风险因素更具有影响力,举例来说,高血压是造成慢性肾衰竭的第二号原因,排在糖尿病之后。  新指引或反增华人併发症风险  自新指引发表后,医学界出现了两种不同意见,一方面认为新指引有助减低患者出现高血压併发症的风险,但另方面亦有学者担心指引是否适用于华人身上,包括:。  A、心脑血管病及肾衰竭症个案上升  血压过低或过高都可使心脑血管病死亡率和肾脏衰竭上升,即J形曲线,这是每个医生都应注意的。  B、血压低或增加长者跌倒风险  过份严格控制血压,有机会令年长人士出现血压过低情况,一旦血压低,患者有机会出现头晕、视线模糊不清等问题,增加跌倒风险。事实上,长者跌倒可导致头部创伤和骨折,当中最常见的是髋部骨折、手腕及脊椎。部分长者跌倒后更会失去活动能力,影响日常自理,甚至需要入住院舍,影响性可能远高于高血压。  C、华人以缺血性中风个案为主  美国医学界相信,严控血压有助减低中风比率,惟中风的致病原因可简单分为两种:一、缺血性中风;二、出血性中风。以欧美的统计数字所见,当地的中风个案以出血性中风较多,而降低血压是其中最重要的原素之一,所以严控血压对当地高血压患者来说,能有效减低中风併发症的出现。可惜的是,以大中华地区的中风个案中以缺血性中风为主,一旦血压降得太低,有机会导致病人的脑血流不足,增加缺血性中风的发生机会。  D、新指引下患者用药依从性成疑  根据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赛马会公共衞生及基层医疗学院于2014年进行的一项有关香港高血压人士药物依从性和血压控制的研究,结果发现四成半高血压人士药物依从性未如理想,研究人员分析受访者的背景后,发现受僱人士、不满自身健康状况人士和年轻人的药物依从性较低。  再加上,高血压本身未必会引致病徵或身体不适,在新指引下,患者未必会完全认同自己的健康状况而用药,继而影响服药依从性,时而服药时而停药,对病情的管理未必有太大帮助。  E、医疗开支及相应人手需求大增  单在美国,在收紧定义后,高血压人口将由7,200万人激增至1.3亿人,佔全国成年人口46%。预期大中华地区的个案数字亦会增加20%至30%不等,不但个案数字将会急升,社会对药物的需求度亦大大提升。最令人担心的是,医疗当局未必有足够人手及资源,应付突如其来的新增患者,反而造成不便和混乱。  大中华地区暂不跟从美国指引  广州省人民心血管内科主任医师冯颖清教授表示,美国医学界的建议是建基于流行病学统计而非临床研究,加上当中没有华人的数据在内,故此新的指引的可行性成疑。而邓锡伟医生强调治疗高血压问应以个体化为目标,意即医生需根据病人的家族病史、三高指数、心血管病症等问题去决定治疗目标,如果有高风险因素的病人,血压指数应控制至低于130mmHg/80mmHg,至于没有家族史的年轻患者,血压的控制标準则可以稍为放宽至低于140mmHg/90mmHg。   邓医生补充,现时两岸三地中以澳门政府投放于病人治疗的资源最多,但以高血压治疗的效果上,目前只有约30%的病人在确诊后能够达标,故期望加强教育,进一步降低风险。

<<上一篇: